fbpx
植物活性研究

香料的發現居然是歷史上一個美麗的誤會(上)

香料在今天大家都不陌生,我們做菜時常使用的八角、茴香、大蒜、香菜、胡椒這些都是香料,而在十五世紀的歐洲,那可是比黃金還要昂貴的物資。以前我們在香料戰爭中看到了西方帝國主義為香料而戰,而不知「香料還曾經在歷史上有過這樣的美麗誤會」。

那些我們在歷史課本中所看到的十五到十七世的航海大發現,當時背景是西方帝國主義抬頭,歐洲各國開始經濟競賽,紛紛經由貿易航線,在世界各地建立殖民地來擴充財富。歷史上的西班牙葡萄牙也就是靠著航海發現新大陸並且擴張殖民地的方式贏得了大國崛起,哥倫布也就是在此時向西航行到達東印度群島,並且將是原產於東方的香料,比如印度的胡椒、斯裏蘭卡的肉桂,印度尼西亞的丁香和肉豆蔻等香料帶回西方,開啟了西方人的香料之旅。

在一本名為「香料傳奇」的書中,講的就是這些來自東方的香料如何誘惑歐洲人幾千年。作者傑克‧特納是個澳大利亞人,是牛津大學國際關系博士,他說他之所以要寫這本書,是因爲在十歲那年,老師告訴他一個美麗的歷史誤會,以就是我們熟知歷史上發現新大陸的哥倫布當年遠航並非爲了探尋新大陸,而是爲了找到去舊大陸-印度尋找香料發財。因為換了一個新的航道由西行,而找到的美洲。

香料是地理大發現的催化劑

原因是這樣的,14、15世紀的歐洲經歷了長達一千年的中世紀的黑暗時期,人民貧窮、生活環境惡劣,吃的食物比較低劣,在冬天的幾個月裏,甚至吃不到新鮮的肉品,人們只能吃用鹽醃過的肉,口味差到了極點,需要大量的香料來提味防腐。而在古代,很多香料都生長在印度以及亞洲的其他熱帶地區。所以當地理大發現的三位英雄,哥倫布、達伽馬、麥哲倫,駕著船駛出國門,原來他們都不是為了要擴張殖民地,而其實他們遠航的首要動機,就是去找香料來賣錢,好發大財。誇張的說,葡萄牙、英國、荷蘭在亞洲的領地擴張,最初也都是因爲尋找香料而來的,所以”香料”就成了地理大發現的催化劑。

在某種程度上,胡椒、丁香、肉豆蔻、肉桂等香料也參與塑造了世界歷史,傑克‧特那覺得老師的說法還不解渴,不管歐洲的食物差到什麼程度,那些異域的香料值得這樣小題大作嗎?他帶着疑惑探尋下去,結果,發現原來香料對於古代歐洲人來說,遠不止舌尖上那一抹麻辣辛香,它曾是羅馬權貴爭相炫耀的奢侈品,從莊嚴的教堂到私密的臥房。香料都發揮了神奇的作用。

那麼香料到底有哪些讓古代歐洲人欲罷不能的魅力?

  • 口味是香料首要的魅力

古代歐洲人飲食中用的最多的東方香料是胡椒,而最早習慣性食用香料的是羅馬人。從羅馬人的食譜來看,他們還真是一個喜歡吃辣的民族。當時有一本烹調書,裏面列了400多種菜餚,胡椒就出現了300多次。胡椒被用於蔬菜與肉類調味。羅馬人吃肉的時候喜歡蘸着用香料做成的沙司吃,比如一種沙司。成分包括了胡椒、肉豆蔻、薑等多種香料。另一種美味佳餚,則是用胡椒來燉肥美的鳥肉烹制而成的。旅行者把胡椒做成香料酒帶在路上飲用。而另外一種香料鹽則是用黑胡椒、白胡椒和生姜等十多種香料做成的,它的功能是幫助消化和促進腸胃蠕動。在羅馬人看來,胡椒代表着辛辣,活力和勇氣。如果有人的手很巧,那麼,人們就會說他的手像粘了胡椒一樣。

  • 彰顯品味與財富是香料的第二個魅力

當時羅馬人癡迷於香料,更多的不是出於實際的烹調目的。而是把香料用於炫耀。香料可以展示品味和財富,這也是我要說的香料的第二個魅力。當時一磅重的黑胡椒,價格是4便士。而當時一名士兵一個月的俸祿約是20便士,也就是就等於當時士兵的薪水的1/5。老百姓雖然吃的起,但也是揮霍不起的。其他的香料就更貴了。白胡椒的價格就比黑胡椒貴了將近一倍,是7便士,肉桂,則是每磅五到50便士不等。而上海的桂皮油價格高達每磅1000到1500便士,相當於軍隊裏的一個百夫長六年的工資。因此,香料在羅馬人眼中。便不再只是食物,它也是理想的禮物。

羅馬人每年冬天都有個盛大的節日,叫農神節,像農業之神祈求來年的風調雨順。農神節的一個習俗就是給別人送胡椒,人們借此巴結他人,或者顯示自己的慷慨。而喜歡炫富的羅馬有錢人,餐桌上更是少不了香料。

  • 醫療魅力是香料的第三個魅力

早在古希臘,人們就已經用香料驅邪避毒,治療疾病。我們剛才提到的羅馬人的香料鹽可以促進消化,也可以算作是香料的藥用價值。不過到了中世紀,香料的醫療作用被發揚光大。在中世紀歐洲人的腦中,所有的香料都是藥,比如拉丁文中的”香料”與”藥”是同義詞。藥劑師也是從中世紀的香料師這個詞演化而來的。當時在巴伐利亞有一個修道院院長生病了,頭腦發暈,四肢無力,吃了修道院裏的藥,但總也不見好。這個絕望的院長,只好給修道院的一個贊助人寫信求助。他寫道:「我的病很危險,因爲我一直很虛弱。我懇求你給我一些湯藥的配料,包括有營養。那些醫治我的病所必須的東西,當時的人認爲幾乎沒有什麼病是香料,不能治的。用途最廣的胡椒爲例,它簡直包治百病。它是治療關節痛和痔瘡的首選藥材,倒入耳中可以治耳朵痛。它還可以治療喉腫牙病,像咳嗽、肺病、水腫、痢疾等一切邪氣入侵的病,他都可以去除。德國的一位女修道院長還建議用胡椒醫治脾氣暴躁、用生姜除口臭,用桂皮治肚子痛。一本常用的醫書則宣稱胡椒對視力模糊有療效,是不是很像我們現在看國外翻譯的精油書呢?

中世紀西方醫學「體液理論」給香料賦予了神奇的療效

中世紀歐洲人對香料醫療效果的迷信,一方面來自希臘羅馬人的老傳統,另一方面則和香料在中世紀的神祕色彩有關。我們先說老傳統。中世紀的醫生繼承了古希臘和羅馬人的一種醫療理論,名叫「體液理論」。(P.S.體液理論也是西醫的起源)

這個理論有點兒類似於東方的「陰陽學說」,西方的體液理論:認爲世界萬物都是由冷熱、乾濕四種基本要素組成的,人體內也有四種體液,和這四種要素相對應,如果人體內的四種液體均衡,人就健康,體液極度失衡,人就會生病。比如六世紀初期,有作家就親眼目睹兩個農民因爲吃了斑鳩死掉了。人們認爲斑鳩的體內有大量的憂鬱液,吃了會引起劇烈腹瀉和嘔吐,臉還會不斷的抽搐,而香料就起着維護這種平衡的作用。大部分香料被認爲是具有乾性和熱性這兩種特性,所以可以用來治療冷濕這兩類的疾病,比如肉豆蔻可以去除胃寒。(這部分與中醫裡面講的香料本身具有”芳香燥濕”的說法不謀而合)

中世紀的歐洲人還把很多理解不了的疾病,如沙門氏菌,霍亂,肺炎,白喉,肺結核等,都歸罪於食物。爲了防止生命,他們在有些食物上添加具有熱和乾這兩種特性的香料。豬肉通常被認爲是濕而冷的,需要加熱性和乾性兼具的香料才能吃。牛肉則是乾而冷的,適合加熱性的香料,但也需要一些濕性的東西調劑。相反,人們認爲野生的鳥類都是在幹燥的熱空氣裏飛來飛去,所以他們的肉是溫熱和乾的,很少用香料來調理。

  • 香料第四個魅力催情的魅力

基於這種體液論,人們還把香料當做春藥。有一種說法是,情欲的下降或衰竭是由體液過冷導致的。香料是一種強有力的熱藥效物,所以能催情。英國著名作家老叟寫過,一位老頭都半截身體入土了,還娶了個年輕漂亮的老婆,因爲借助了香料壯陽,新婚第二天起來就像花喜鵲喳喳叫。

中世紀性趣大師康斯坦丁自認爲,薑、胡椒、高良薑、肉桂、桂皮和各種草藥合成的藥可以治療陽痿。雖然這些在今天看起來沒有什麼科學依據,不過作者指出,喜歡打誘惑牌的現代香水工業仍然是香料的主要消費者。生姜、肉豆蔻皮和小豆蔻都是常用的香水添加劑。比如加爾文。克萊因的魔力香水兒,裏面就含有肉豆蔻和丁香伊夫聖洛朗。有一款名叫鴉片的香水,裏面則含有胡椒。(未完待續下集)

延伸閱讀:

香料的發現居然是歷史上一個美麗的誤會(下)

曾被譽為黑色黃金,可直接當貨幣用的香料-黑胡椒

千年尋芳蹤~一位歷史學家眼中的香水史詩(上)

時代的香氣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