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植物活性研究

中醫芳療與西方芳療的異同

芳療起源於西方古羅馬時期,指的是香草植物提取精油的應用。運用上仍是以香水的前生視之,取其芳香特質,用以焚香,沐浴、掩蓋體味等,以其芳香特質而被運用,並未真正用於醫療,也沒有以芳香療法之名義論之。而芳香療法Aromatherpy這個字,是近代才出現的,主要由1928年法國化學家Rena在實驗室中的因為一次不小心的實驗而灼傷,情急之下,順手將自己已經灼傷的手放入旁邊一個透明的液體中,不到三分鐘迅速解痛降溫,手拿出來後完好如初,沒有紅腫與水泡,後經細查,這個透明的液體還散發著撲鼻的香氣的透明液體正是”薰衣草精油”。

薰衣草精油掀起了近現代的芳療風尚

因而發現了薰衣草精油的功效,Rena他也將此次意外的發現,將薰衣草精油對於灼傷燙傷的癒後成果發表在當年的化學期刊中,首次以”Aromatherapy”的名稱出現在期刊文獻中。1937年法國Gattefoss醫師在兩次世界大戰間,使用精油,幫助傷兵減輕疼痛與幫助傷口癒合,經由實例,證實了科學論述,也將精油抵抗細菌的功效正式以「Aromatheraphy芳香療法」名稱出現在醫學論述中,1964年法國Dr.Jean Vainet大力推廣精油在醫學方面的用途,並以Aromatheraphy稱之,將所有芳香植物經由萃取取得得精油,運用在人體身心靈的稱之為「芳香療法」。從此開啟了近現代的芳香療法,在二十世紀的七、八零年代,許多坊間已將芳香療法發展為以精油為主軸的各種含有嗅聞,按摩的SPA按摩理療的一種舒壓按摩方式。

西方芳療的歷史起源

我們只要追溯歷史,不難發現,西方歷史上目前出土最早的香草應用,是在古埃及,為了祭祀時專門製造芳香處方。在古埃及出土的金字塔中的房間的石壁上,用石刻記載著這些醫療與改變心情的配方,是埃及最知名的芳香配方之一就是綺腓(Kyphi)香油。這種由16種原料所組成的豪華配方,包含了菖蒲(含有一種麻醉及迷幻的物質:細辛醚asarone)、番紅花、桂皮、甘松、肉桂、杜松等,加上蜂蜜、葡萄及紅酒一起浸泡而製成。希臘史學家迪奧斯科里德(Dioscorides)稱他為接近天神之香。主要用於薰香以及身體塗抹。綺腓(Kyphi)薰香具有催眠功效,並拿來當作預防疫病的防護之用。

地理氣候的差異帶來了東西方芳療的應用價值不同

地球上的香草植物,起源相當久遠,在中國與西方因為氣候條件的不同,各有不同的特質香草植物,在應用上也各不相同,由於西方的香草主要在地中海一代,特別是在地中海沿岸的國家。這片海域孕育的土地其實很貧膺, 基本土壤由石灰岩構成, 有充足的陽光, 也有高聳的山林,在這種特殊條件孕育出的植物有強悍的生命力。

地中海型氣候包括地中海附近的國家,西班牙、摩洛哥、阿爾及利亞、突尼西亞、埃及、以色列、黎巴嫩、土耳其、希臘、巴爾幹半島、義大利、摩納哥、法國南部等等。另外還有在南、北緯約30 度至40 度之間的美國加州、南美洲智利西岸、加勒比海小國、南非西南角和澳洲西南部。至於印度西南區塊, 是地中每型氣候區以外另一個重要芳香植物產區原生地。

在距離格拉斯一個小時車程、海拔1400 公尺高的山上, 那裡的安古薰衣草植被不同於我們印象裡北海道一大片紫色的薰衣草花田、或花市中一枝枝小小的可愛花朵, 也和月曆上圖片裡一大片一大片人工栽培的醒目薰衣草不同, 那裡是野生薰衣草的原生地。

香草植物的應用法中西文化大不同

西方人用香重在消除體味,並且當然還有身份的象徵等其它用途。西方人用香亦如西方文化般直意表述。例如:希臘人喜歡將有花香味的花朵戴在頭上,這是一種心靈芳療的好方法。事實上希臘醫師Marestheus曾寫過一篇關於如何製作花圈與花冠的論述,描寫那些植物會讓人精神渙散,引起人沮喪和疲乏。玫瑰,風信子,等植物香脂以及大部分的果香及辛香能夠使疲憊的心靈恢復活力,百合及水仙則被認為具有壓迫性,如果太常聞此香味容易疲倦。

羅馬人,可說是最會洗澡的民族,他們不只珍惜天然溫泉水的乾淨,也重視其對人體健康的療效,也創始了芳香療法的按摩術,有錢人家會將一天的時間消耗在沐浴裡,會有奴隸終其一生的為他們做芳香療法的工作。

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鼓吹每天進行芳香沐浴與使用精油按摩能夠延年益壽。當時著名的羅馬作家皮里尼(Pliny)描述一種昂貴的香膏稱「Susinum」這種香膏源自於雅典,它是由百合、玫瑰、番紅花及沒藥所組成,除了被當作化妝品使用外,他還是一種利尿劑,泌尿道抗發炎劑。

 

在中國古代佩香是一種階級的象徵

西方從羅馬帝國及埃及艷后時期,宮廷與王公貴族就懂得大量的應用香草植物來焚香祝禱,被視為一種對神明的敬重與儀式,以及製作成各種香膏,作為宴會時的一種體香劑來使用,隨著整場宴飲,讓香膏隨著體溫不斷的融入汗水中,營造出香汗淋漓的樣子來炒熱氣氛。同時期的東方在春秋時代的楚國,由於屈原所著的離騷中以香草美人的譬喻手法。以及中國流傳至今對於用香的記載,多與個人的敬德業修相關。

中國人用香的目的,首先便是道德的自律和養生養性。香氣在中國的傳統觀念中是美好、高尚、吉祥和道德品質的象徵。是人天、性命、人與社會高度和諧的結果。儒家的“修身、自省、仁”和道家的“無為”都是人格完善的重要途徑,而佩香、用香正是在這一完善過程中對自己到達預定目標的標誌和提醒。除了佩香之外,我國最主要的用香形式是薰香,是通過焚燒或對香品加熱而使香氣彌漫於特定的空間之中,在不同的環境中去感受香對人的不同作用。

例如:中國這種帶有揮發油(精油)的芳香植物,有的製成的香囊,多是士大夫以上的階級人才會配戴,例如:佩蘭,石昌蒲、鬱金等。漢代時,香爐得到普遍使用,上層社會流行薰香、薰衣,也出現了調和多種香料的技術,香文化開始略具雛形。魏晉南北朝時,文人階層開始較多使用薰香。
唐代時,香在諸多方面獲得了長足發展。宋代時,香文化達到了鼎盛時期,完全融入了人們的日常生活。在元明清得到了保持與穩步的發展。但大多還是變成我們的桌上的美味食材例如:芹菜,百里香,有的變成了我們治病養生的藥材例如:當歸、肉桂、黃芪、人參,開展出中國五千年的中醫藥文化。

中醫芳療的起源,中國含有精油的植物,多被看作是一種藥材

由於氣候土壤的條件不同,東西方的香草植物大不同,因此在歷史上,中西方芳香植物的定義不同,對於提取方式與用法自然大不同,在西方一直沿革著以香味為出發點,以香為用,成了芳香植物提取他揮發性物質的精油原料為主,成為了他們妝點自身氣味的社交禮儀與妝容之一,以及祭嗣祝禱的儀式之用香,以及後來的香水的前生。例如:迷迭香、薰衣草、玫瑰。

而中國則以熬煮湯藥,或製成丸藥以服食。以藥性的四氣五味,以及性、味、歸、經,來歸屬於不同的臟腑來辨證施治。那些被我們經常使用的香料肉桂、茴香、草果、肉豆蔻,可能是祖先用來緩解疼痛,獲得活力,治療疾病的藥材。但是香草和香料也是食物類別的一種,它們既營養又有香味,我們稱之為”雙贏食物”。 例如:苦参,白朮,黃芪等這些香草植物確實因為裡面所含的抗氧化物,對於抗自由基、防止細胞的氧化與抗老,一項研究表明,荷蘭芹,百里香,紅柿子膠中所含的芹黃素能夠強化神經元之間的連接,首則期使用有利於大腦健康的香草和香料。

香草和香料中的抗氧化劑能夠與自由基結合。 有助於修復DNA和預防癌症,香草中也還有膳食纖維,有助於調節激素,提高免疫力。在中國人們用香的過程,不僅是作用於人,同時還要注與意天人合一,與一年四季,一天12時辰,以及從五行的角度來講香品有扶正助陽之功,“純陽之氣,凝之為香”是古人對芳香類植物的生成機理的界定,所以焚香有利於扶正助陽。

延伸閱讀:

【中醫芳療】漢方芳療經絡健康管理師證照認證全面班(TCM)-現正招生中

中醫經絡檢測,氣血陰陽的原理,中醫養生一定要具備的概念

芳香藥草學,芳香療法的香味藥學

跟著李淳廉博士一起學中醫芳療(名額有限)

香料的發現居然是歷史上一個美麗的錯誤(上)

香料的發現居然是歷史上一個美麗的錯誤(下)

千年尋芳蹤,一位歷史學家眼中的「香水史詩」

 

 

One Comment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