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嗅覺,體驗聞香的過程(中)

嗅覺的存在,其實伴隨着我們的每一次呼吸,嗅覺始終在幫助我們探測周圍的環境,就像我們用眼睛看東西,用耳朵聽聲音,鼻子呢,是我們感受氣味的第一道大門,大量氣體分子被我們用力的吸進鼻子裏,迎接他們的則是鼻腔內膜上的各式各樣的化學感受器。

講到這裏我要說一說,鼻腔內膜並不是我們把手指伸進鼻子裏就可以碰到的,這個粘粘的地方,是你平常摳鼻子的地方還再要往上,再往上,其實是一直會到達鼻腔的頂部,這個高度真的很高啊,就是差不多和眼睛齊平的位置,就是在到這個眼鏡邊上的那個地方。

所以大家不用擔心,平時摳鼻子的時候,絕對一不小心就喪失了嗅覺。

嗅覺感受器決定你的嗅覺靈敏度

那麼其實在最早的時候,人們就猜測我們整個鼻腔裏都布滿了嗅覺感受器,因爲,按照非常經典的鑰匙和鎖的理論,有多少鑰匙,就必然有多少個鎖。可是後來發現這個比喻的竟然是錯誤的,只有在我們鼻腔頂部的嗅上皮有一小塊,大約五平方釐米的黏膜上,有嗅覺感受器。想象一下,基本就是因爲硬幣那麼大吧?你會想,這麼點兒夠用嗎?雖然面積不大,但是上面密密麻麻的是擠滿了好幾百個感受器。仔細一看,都會讓人有種密集恐懼症了,就算是這樣,那幾百個感受器,也不夠用吧?

 

我們能夠聞到的氣味遠遠不止幾百種啊,根據保守估計,人類的鼻子可以分辨的氣味兒大約是4000到1萬種,類似於對應的那麼多種的這個化學分子。可是呢在我們的鼻腔裏,只有400個不到的嗅覺基因在工作。那麼如果按照傳統的鑰匙和鎖一一對應的關系,顯然在嗅覺的世界裏,其實並沒有專一的優良傳統。怎麼說呢,就是一把鑰匙,可以開多個鎖。同樣的一把鎖,也可以被多個影視開啓,這個關系太復雜了,因為氣味實在是太多了,真的是沒有辦法專一。

 

當各種氣味同時的涌入鼻腔,如果每個分子都要求對應一個鎖孔。那麼鼻子恐怕也長成腦袋那麼大了,大家可能會想啊,這顏色不也是有許許多多種嗎,那顏色數量未必就比氣味少呀,我們的眼睛是怎麼來解決這個問題的呢?

所有五彩繽紛的顏色,都可以通過紅綠藍三種顏色,按照不同的比例混合而得到,所以,在我們的視網膜上,其實,只有三種。視錐細胞分別對應着三種顏色。那我想到在我們的味覺裏面也是有基本味覺的,就比如說甜,酸,苦,鹹,後來加了一個鮮。再後來還有了脂肪味。總之,我們分別味道的能力還是有限的,但是在嗅覺裏面,我們好像並沒有所謂的基本氣味,不會說蘋果的味道,或是檸檬味道,也不會那什麼基本味道和什麼味道組合起來的一種味道。

嗅覺編碼,如何將嗅覺科學化的分類

其實,在很早以前是有過所謂基本氣味兒假說的,這個提出者的大家還不陌生啊,就是搞出界門,綱目科屬種的,物種分類法的,大名鼎鼎的林奈,他還搞嗅覺,還很喜歡把各種東西,分類,就提出了七種基本氣味的概念,分別是:樟腦,麝香、花香,薄荷,刺鼻的味道,腐臭的味道和乙醚。

 

你別說到底是植物學家,他給氣味分類用的,還都是植物的名字,然後來呢,其他人是提出過不同的分類啊,但是呢,都沒有得到驗證和支持。所以呢,基本氣味,這只能是一個假說,後來呢,也就不了了之了。

 

那麼其實從日常生活當中我們也可以感受到,我們在描述顏色的時候,或者說是給顏色命名的時候,會有一個很明確的分類體系,比如說粉紅,玫紅,鮮紅,絳紅,橙紅的都是紅色這個分類之下的等等。

 

那麼在描述氣味的時候,我們通常都是說像什麼味?並且依據每個人過去的經驗,例如:蘋果味,或是像什麼東西,就比如我們會說像塑料燒焦的那種味道,像臭雞蛋的味道,像玫瑰花的味道,這種感覺就是會用一樣東西去形容,它就是那個味道,反正。只可意會,不可言傳。我們說描述一種味道,很難描述,是真的很難找啊,所以,這大概也是爲什麼,嗅覺的編碼方式會如此的特殊了,一下子扯的有點遠,我們再回到剛才的這個鎖和鑰匙的關系。

 

嗅覺的表現就如同鋼琴的琴鍵

雖然在嗅覺世界裏一把鑰匙,可以開多個鎖。但是呢,他們並不是同時開啓的,也就是說我雖然可以開A鎖,也可以開B鎖,但每一次我只能選擇一把鎖開,不能夠腳踏兩條船,所以嗅覺不是你們說的那麼不專一的人是吧,這屬於對象換的比較頻繁,但是在每一段關系當中還是比較專一的。

我們可以拿彈鋼琴來作比喻,就像鋼琴上面。所有的琴鍵,我們都可以彈。但是在實際演奏當中,一根手指一次,只會按下一個鍵,除非是那種特殊的技巧要求。反過來呢,同一個鍵,在不同的時間也會被不同的手指彈奏的,不同的音符之間的還可以有各種各樣的排列組合,比如說,我們可以同時用兩根手指按下。一個雙音。或者三根手指,同時按下一個和弦,那麼呈現出來的聲音都會不一樣,所以盡管鋼琴只有88個鍵。但是可以有不同的聲音表現,其實這個道理我覺得也可以類比到語言上,比如英文字母,我們這兒只有26個,但是相互組合出來的英文單詞呢,就是背都背不完的,像漢字,你說筆畫也就是那幾個,橫、豎、撇、捺、點、提、折、勾,對吧,但是他們組合起來的漢字,一共有多少個,大部分人一生都沒法認全。

 

氣味的分辨過程

既然我們已經講到了排列組合了,那就剛好可以進入到下一個環節,就是我們真正的開始分辨清楚氣味。

氣味進入鼻腔之後,會和嗅覺感受器一配對,配對完成之後,信號會經由嗅神經傳輸到一個叫做嗅球的地方,如果看照片的話,就覺得他真的就是兩個氣球,而且是那種氣沒有打足,稍微有一點鼓起來,但是整體又扁扁的那種,然後很躺在這個鼻腔上面。然後他和嗅覺感受器的位置,就是樓上樓下的關系,其實挨的很近,那如果說把嗅神經比作是樓梯的話,這個就是一棟復式大別墅,剛剛還是一平方釐米,蝸居,現在就復式大別墅了,但是想講這個樓上的繡球是屬於大腦的一部分了,但是樓下的嗅覺感受器還是屬於鼻子的一部分,所以嚴格來說,他倆不是一個家族。那麼接下來呢,其實我們就要到樓上的這個繡球去看一看啊,如果我們走進繡球的話,會發現裏面還有很多個嗅小球兒更猛的名字。

 

氣味可視化

一個一個的小燈泡,當我們敲下一個琴鍵的時候就會對應的點亮一個小燈泡,於是乎呢,我們就可以根據小燈泡亮起的位置和數量,反推,我們摁下的是哪幾個情節,我想象了一下,那個畫面,感覺還挺美的,就是一個氣球,裏面會有五顏六色的彩燈,忽明忽暗的,然後會呈現出不同的圖案,然後每一個圖案,他可能代表了一種氣味,不知道有沒有人試過,就是把氣味可視化。

就像我們打開音樂播放器,把聲音可視化,如果把氣味也可視化,感覺也會很有趣,你如果說在接觸音樂的形式,把這個嗅覺有聲化,例如:高音感覺香甜,低音感覺苦澀。同樣的結合色彩對應的嗅覺,讓味道被看見,我想就像很多時候我們看到紫色會想到葡萄,看到橘色會想橘子、紅蘿蔔,看到紅色會想到番茄一樣。這簡直就是一場感官盛宴了,是不是讓味道也被看見和被聽到了呢!

 

氣味太濃如同混音

說到這個感官體驗,我們說香味通常會讓我們心曠神怡,但有的時候呢,太香了,反而不好聞,這就是因爲。當濃度太高,被點亮的圖案就會不一樣,好比呢,彈琴的人手指太粗了,就很容易碰到旁邊的鍵,就有雜音混入了。就好像,玫瑰的花香和運動之後的汗味,其實也就只差了一個小燈泡,之前也說過,就是香和臭,其實沒有離得那麼遠,就像糞便發出惡臭的那個吲哚,其實也存在於茉莉花裏面。

延伸閱讀:

視聽嗅味觸,五感怎麼決定你的人生(上)

嗅覺中那些好聞與不好聞的兩極分化路線(下)

0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