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思無邪

沒有強大的國家,哪來的小民尊嚴

8月12日起,從新聞中傳出美國一天之內幾十班的飛機,從阿富汗徹出。阿富汗大批難民擠進飛機,有的抓住飛機的起落架,有的抓住輪胎,現場西方聯軍對阻撓飛機起飛阿富汗人民開槍,仍擋不住現場前仆後繼如簍蟻般的人民,擠滿機艙與停機坪。而導致這樣的結果的是一紙「和平協議」。塔利班伊斯蘭武裝在多國聯軍撤走後,迅速佔領幾近阿富汗全境,是什麼讓美國願意結束持續20年的戰爭?

一紙和平協議讓二十年來的反恐戰爭化為烏有

2001年紐約與華盛頓發生「911」恐怖攻擊之後,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部隊將塔利班趕出喀布爾。將近20年後,這個武裝組織回到阿富汗首都,在總統府裏歡欣地自拍,全國絶大多數土地盡在掌握之中。

八月十二日起,從新聞中傳出美軍一天之內幾十班的飛機,在機場徹出阿富汗。連年征戰,內憂外患,本就讓這片貧瘠的土地變得千瘡百孔。

而這一次,塔利班組織開始對政府軍開展攻擊。短短9天的時間,攻下了19個城市,直搗阿富汗的心臟——喀布爾。很多城市的政府軍,根本沒有任何反擊的舉動,一觸即潰。一夜之間,首都被佔領。

塔利班士兵幾乎沒遇到任何抵抗,就佔領喀布爾,隨後在總統府大搖大擺地拍照。一夜之間,這個國家的命運,又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阿富汗伊斯蘭共和國的國旗,被塔利班政府降下。

塔利班發言人在接受電視臺採訪時宣佈:“20年阿富汗戰爭已經結束。”而之前發動戰爭的外國軍隊,又在幹什麼呢?他們正安排飛機,倉皇出逃。在逃跑之前,他們直接接管了喀布爾首都機場,專門護送本國軍隊回國,拒絕阿富汗的民眾上飛機。沒有辦法,戰爭中的阿富汗民眾也想活命,於是他們就只能湧向機場。成千上萬名阿富汗人沖向機場,企圖“蹭飛機”。座位不夠加上外軍的驅離,有的人就扒在飛機的四周,抓著起落架,高空之下,很多從空中掉落摔死的。最讓人心酸的是那個在起落架上握著輪胎的那個人,飛機起飛後輪胎落地,他也瞬間摔得血肉模糊,被自己的同胞圍觀。

人們倉皇出逃,即使冒著生命危險,也不願意留在阿富汗。因為有的人早已經上了塔利班的黑名單,留在這裡,他們死路一條。可是,太多的人湧向機場,讓外軍的撤離困難重重,在這樣的情況下,外軍甚至朝阿富汗百姓開火,據媒體報導,當日的混亂,至少造成了10人死亡。然而,諷刺的是,8月16日,外軍被拍到在撤離時帶上了他們的軍犬,軍犬與士兵們並排坐在座位上飛離阿富汗。也許,在他們眼中,無數阿富汗難民的生命,甚至都比不上一條狗。更讓人絕望的是,連他們的總統,都放棄了這個國家,放棄了他們的民眾。

阿富汗總統甘尼第一時間攜鉅款潛逃

8月15日,塔利班“兵臨城下”,總統加尼倉促離開喀布爾。

和民眾不同的是,他離開時,乘坐四輛裝滿錢的汽車前往機場,但直升機裝不下所有東西,最終他將一些錢撒在了跑道上。

對於出逃,總統這樣解釋到:“我面臨的是一個艱難抉擇。如果我堅持留下來,無數的同胞就會殉難,喀布爾市也會被毀掉,這將是一場巨大的災難。為了避免民眾慘遭殺害,我決定離開阿富汗。”

國難當前,總統自行逃離卻還能如此冠冕堂皇地說出這樣一番話,這個國家的民眾,真的悲哀。他是平安轉移了,可是那些留下來的人呢?他們沒有錢去機場,也沒有機會逃離出去,他們只能留在國內,等待惶惶不安的明天。據媒體報導,即使國際社會已經向塔利班組織施壓,要求他們態度謙卑,不要侵佔民房。

阿富汗人滿眼空洞無望的看著鏡頭

但阿富汗的人們,還是生活在一片惶恐之中。婦女們重新帶起了布卡。

因為塔利班信奉最極端的伊斯蘭教,他們認為露出臉的女人會對男人產生誘惑,因此,他們禁止女人穿顏色鮮豔的服飾,露出面容。有的女性,失去了原本的工作機會。男人們排起了長隊,去銀行取存款。但整整一天的時間過去,他們沒有一個人接待,也沒有得到一分錢,他們似乎被人遺忘。

大批受戰爭影響的阿富汗人離開家園,湧入目前還相對安全的首都喀布爾。

阿富汗難民的生活

在一處公園改造的難民避難所,一位名叫穆罕默德的難民向央視記者講述了他的遭遇。穆罕默德一家7口來自昆都士,戰爭來臨,他們居無定所,沒有食物。他們在公園的地上鋪了一塊布,作為休息的地方,無論白天還是晚上,一家7口的起居都在這塊布上。

穆罕默德告訴記者,他現在兜裡只有20阿尼,折合台幣不到八塊錢。他不知道能否讓一家人活下來。他說:“這裡的生活白天很熱,晚上很冷,沒有地毯,沒有蓋毯,沒有其他物品。現在我口袋裡只有20個阿富汗尼,我不知道能做什麼,如果沒有人給我們食物,我的小孩又該怎麼辦?”說這些的時候,他拼命掩飾自己眼中的絕望,但那些無法控制的情感,依然從嘴裡,從眼淚中流露了出來。

像他們這樣的難民,偶爾也會得到一些食物。但這些食物只能勉強供他們充饑。有許多孩子,光著腳在人群中焦急地等待食物,他們沒有鞋子,在烈日的炙烤中艱難地站立,連繈褓裡的嬰兒也只能躺在地上。這個時刻,他們無依無靠,無以為家。他們的眼神裡,透露出的麻木和茫然,足以讓任何一個人深深動容。

對於他們來說,“明天”這個詞太過奢侈和遙遠。那些空洞的眼神背後,是被戰爭撕裂的傷。而事實是,近40年來,他們一直都在飽受戰爭的摧殘。

四十年前的阿富汗一切充滿生機

你能想像,這是40年前的阿富汗嗎?

那時候,這個國家平靜,開放,一切充滿著勃勃生機。可是,戰爭來了。整個國家被炸得面目全非,僅有的幾條水泥路,都被炮彈炸得坑坑窪窪。泥濘的道路,絕望的民眾,無辜的孩子。這是近40年來,阿富汗人民所經歷的日常。他們的人均GDP倒數,生活極為困難。走投無路的時候,很多人就會鋌而走險,去種植罌粟。毒品的暴利,催生了很多新的問題。

戰火下的阿富汗人靠種植和吸食毒品、販賣器官為生

其中最大的隱患就是,他們一邊種植,一邊吸食。就連孩子,都會染上毒品,一生都與毒品糾纏不清。因為長期吸食,這個國家的很多人,大多壽命不長。大部分人的一生,不是死於炮彈之下,就是在毒品的侵蝕中,草草結束生命。更讓人心驚的是,除了毒品交易,民眾們為了賺快錢,還接觸了一種罪惡的生意——器官買賣。

據有關報導,在阿富汗西部省會城市赫拉特,這裡人體器官“供應豐富、價格低廉”。從最小的十幾歲孩子,到五六十歲的中老年人,為了錢,他們都在鋌而走險。他們是自願的嗎?不,有一個賣腎者告訴記者:“沒人願意把自己身體的一部分給其他人。這很困難,但我別無選擇。

在貧窮的阿富汗,一切都有價值,除了人命。”我們無法相信,短短數十年的時間,這個國家不進反退,從幸福安寧,陷入了絕望和死亡。

20年前,西方國家打著“反恐”的旗號,來到了這片土地。他們承諾會給阿富汗人帶來光明和幸福,可是他國從介入的那一刻開始,阿富汗就開啟“魔鬼模式”,淪為帝國墳場。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說:“該國以反恐名義發動阿富汗戰爭,但是20年來,在阿富汗的恐怖組織從個位數增長到了20多個。”10多萬阿富汗平民在外軍及其盟友的槍炮下傷亡,1000多萬人流離失所。

阿富汗戰爭平均每天造成6000萬美元損失,嚴重拖累阿富汗經濟社會發展。興,百姓苦;亡,百姓更苦。阿富汗的百姓,只能成了砧板上的魚肉,被人麻木地掠奪、壓迫。

西方國家為什麼一定要打阿富汗?

前美軍上校昭然若揭地說:“這根本不是為了幫阿富汗進行重建,也不是要打擊塔利班,而是為了遏制中國的發展。”

因為它是最有可能觸及中國提出的貫穿中亞的一帶一路倡議的地區,我們必須依靠軍事力量給中國施壓,它是很好動手的地方。

而且攻打阿富汗能夠製造動盪,新疆有2000萬維吾爾族人,如果中情局能在動盪中利用好這些維吾爾族人,那麼我們無需外力就可以直接從內部搞垮中國。

就為了壓制一個國家的發展,他們可以無所不用其極,甚至發動戰爭,讓另一個國家來陪葬。弱國沒有辯解的能力,落後就只能挨打,甚至你連反抗和說不的能力都沒有。

問:“為什麼要對敘利亞和阿富汗發動戰爭?”

答:“因為他們懷疑他們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

問:“那為什麼不對俄羅斯發動戰爭?”

答:“因為他們真的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

簡單的兩個問答,一下子就把西方大國和這些小國家背後的關係說得清清楚楚。

現在看來,答案已經十分清晰: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沒有大國崛起,哪來小民尊嚴

而西方國家所宣導的“小民尊嚴”,他們口中的民主與人權,從來都是用來分裂別的國家,引發對方內部矛盾的工具。

從清末以來,我們總羡慕西方國家,羡慕他們的科技文明和文化,羡慕他們口中的“小民尊嚴”,羡慕他們的品牌和物質,羡慕他們的社會福利。

而今我們撥開這一切看西方列強依然是侵略者姿態,而我們的強大只能靠自己,一個國家的強大,小民才能有尊嚴。

距離今天不過100的事情,八國聯軍聯合侵華,我們簽下無數喪權辱國條約。80多年前,南京屠殺,幾天幾夜整整殺死30萬人。落後只能挨打,這是無比現實的道理。

戰爭殘酷嗎?當然殘酷。但是對於我們來說,不斷強調戰爭有多殘酷並不能讓我們擺脫悲慘的命運,只有讓自己變得強大才是王道。歸根結底,戰爭,往往是強者強加給弱者的,只有強大,你才能擺脫被人欺辱的現實。

尊嚴,是來自崛起的大國。底氣,才是一個國家的硬實力。看看阿富汗想想台灣,我們還在等待列強的救贖嗎?

%d 位部落客按了讚: